高清组图:缉“毒”记揭秘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检测的背后这一步最危险!

时间:2020-02-19 15:50:45 作者:admin 热度:99℃

重庆渝北区疾控中心检验师陈俊名正在穿戴防护装备。十几分钟后,他将对在渝北区第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内的几名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进行鼻咽拭子采样。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月19日6时讯(记者 赵紫东)在重庆渝北区第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内,渝北区疾控中心检验师陈俊名正在穿戴隔离装备,十几分钟后,他将对几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进行鼻咽拭子采样。

病毒核酸检测是对新冠肺炎确诊的有效方法之一,而采样的质量高低则直接影响着病毒核酸检测的检测质量。病毒核酸检测结果有阴阳之分,阴性是好消息,说明在此次检测时,被采样人没有被感染,反之则代表被其已经感染。

目前渝北疾控中心正对发热门诊就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疑似病例和重点岗位人群开展病毒核酸检测,确保病毒核酸检测全覆盖,全力保障群众生命安全。

由于密切接触者存在感染可能,为了保证自身安全,陈俊名按照生物安全二级防护要求进行自我保护。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即将进入到密切接触者所在楼层,助理将需要进行鼻咽拭子采样的名单和房号交给陈俊名。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天天都在和病毒‘共舞’”

全副武装后,他的衣服汗湿了又被闷干

人们对于此次疾病恐惧的原因之一莫过于病毒的传染性。

天天要和病毒“共舞”,陈俊名和同事们在前线工作时,必须要非常细致,才能保护好自己。

陈俊名更换防护服时,记者看到他给自己戴上了两层橡胶手套。第一层橡胶手套的袖口被防护服的袖口压住,第二层橡胶手套的袖口压住防护服的袖口。“穿这套防护服最大的感受就是闷得慌。” 陈俊名一边说着,一边把医用N95口罩戴上,再将防护面屏戴到头上。“天天和病毒这个恶魔‘共舞’,必须要做好自身保护。” 陈俊名说。

进入隔离区前,助理将需要进行鼻咽拭子采样的名单和房号交给陈俊名,他们又进行了一次核对。此时,陈俊名说话的声音已经沉闷起来了。

穿上防护服 除开闷,还很热。记者采访当天,重庆的最高温度虽然只有10℃,但经过1个多小时的工作,穿着密不透风防护服的陈俊名,已经出了一身汗。

在空旷的走廊内,只能听到陈俊名防护服的摩擦声和房间里隐约的电视机声音。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陈俊名正在对一位密切接触者进行鼻咽拭子采样。采样时将采样棒伸入到被采样人咽部时,由于咽舌反应,容易引起被采样人恶心、呕吐。曾经陈俊名在采样时,被一位中年男性的呕吐物喷了一身。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按照规范,采样后的采样管要放在低温箱中运输。图为即将放入到低温箱中的采样管。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鼻咽拭子采样过程简单却暗藏风险

他曾经被人喷得满身都是呕吐物

在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24楼的走廊里,平常风风火火,走路带风的陈俊名放慢了脚步。整个楼道很安静,只有防护服摩擦声和偶尔房间内传来的电视声。

“您好,请问是张先生吗?我是渝北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今天来做一个采样。” 陈俊名敲开了24楼的一间房门,礼貌询问对方个人信息。

“哦哦哦,请进来。”在门后的张先生立马侧身,对陈俊名的到来表示欢迎。

核对完个人信息后,陈俊名在沙发旁开始对张先生采样。

“请抬头,对,再仰高一点,让下巴和脖子成一条直线。”

“很好,就这样,再张大嘴。”

“谢谢,采样完成了。”这个看似简单的过程,陈俊名每天都要重复很多次,顺利是常态,但也有惊险的时候。

由于采样需要采集咽喉部的分泌物,不少人在采样棒伸入到咽部时,都会受刺激产生咽舌反应。轻者此时只是咳嗽几下,一些反应强烈的人,会将胃部的未消化物呕吐出来,喷到采样人身上。

陈俊名在采样时就遇到过一次。在对一位中年男性进行第一次病毒核酸检测采样时,被采样人将呕吐物喷到了陈俊名的防护服上,满身狼藉。

“呕吐物带不带病毒?当时谁都不知道。” 陈俊名说,好在最终那位中年男性的病毒核酸检测是阴性。

在渝北区疾控中心微生物科前处理实验室内,检验师夏凤霞正在登记样本信息。这个实验室会使用到旋涡振荡器,容易造成气溶胶感染,这也是整个实验环节中最危险的一个部分。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样本从前处理实验室经过灭活处理后,病毒将失去感染人的能力。图为检验师蒋佳辰正在检查样本。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主要依靠仪器设备自动化处理,一般来说,最快6个小时就能出检测结果。图为检验师蒋佳辰正在操作仪器。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曲线的走势形态是判断样本是否为阳性的依据。渝北疾控中心微生物科科长陈小凤正在查看结果。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一旦检测出阳性样本,陈小凤将立即登记,并按流程报告相关单位,以便被采样人能得到对症治疗。同时,为了确保检测质量,她们还将对阳性样本进行复检。图为渝北疾控中心检测出来的第一例阳性样本的记录。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张质 摄

一批样本检测最快只需6个小时

多重防护避免感染

从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回到渝北疾控中心,陈俊名背着存有样本的低温箱上了微生物科实验室。

在前处理实验室,收到陈俊名送来的低温箱,身穿二级防护装备的检验师夏凤霞正在对里面的样品进行前处理。

从这一刻开始,样本正式进入了实验室检测环节。如果一切顺利,大概6个小时后就能得知样本到底是阴性还是阳性。

在实验室环节中,最危险的就是前处理实验室了。由于前处理环节需要使用旋涡振荡器,采样管此时容易产生气溶胶。检验师对采样管开盖进行下一步处理时,很有可能就会被气溶胶感染。

“所以,我们在这一步操作时,都要求在生物安全柜内进行,避免人员感染。” 夏凤霞在实验室通过对讲机介绍,生物安全柜内的空气流向是单一固定的,万一有气溶胶产生,也能立马被设备吸走并处理。

在样本离开前处理实验室之前,还要经过裂解处理,在不影响检测结果的前提下,对病毒进行灭活,让病毒失去感染人的能力。

随后,标本就依次进入到PCR扩增实验室和PCR检测实验室进行处理了。通过仪器设备的自动化处理,最后的检验结果将用一条曲线来反映出来。

“曲线的走势形态就是判断样本是否为阳性的依据。” 渝北疾控中心微生物科科长陈小凤用鼠标点开一个样品,她指着曲线说,“每一批样本里面,都有阳性和阴性的对照质控样本,检测样本对照质控样本曲线,是阴是阳,基本上就一目了然。

“同时,为了保证质量,每一批只有都检测出来了质控样本的曲线,这批检测结果才是合格的。”说完,陈小凤逐一点开这一批检测样本,庆幸的是,它们都是阴性。

如果有阳性样本怎么办?陈小凤介绍,一旦发现阳性样本,将按照规程将通知相关单位,以便受感染者及时得到治疗。同时,样本还将进行一次复检,确保不出错。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26887757@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